零度恒温大脑

陷入迷茫,不知如何下手,求指导(哭唧唧)
不求黑贞,只求活动毕业。
安卓狗最后求个py
100,101,071,050
想要单体(哭唧唧)

【梅林×咕哒子】风铃草

赞到飞起的梅林!

Elices:

梅林×咕哒子


严格来说算 梅林←咕哒子 吧


心血来潮写的并没有想好题目


全程胡言乱语


设定相当OOC


以上能够接受的话非常感谢!


————————




“啊——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了不打扰到他人,一直忍耐着回到自己房间后,少女终于爆发了,“为什么心脏的出率那么低?有心脏的东西死了的话,能得到心脏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为什么一天只有这么几个啊!这算什么设定啦!梅林你说啦!”


“诶呀,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也没有办法给你确切的答案。”


在欠缺睡眠的情况下,人的情绪会变得极度不稳定。对于咕哒子在并不宽敞的房间里对自己咆哮这件事,梅林并不打算说教什么。虽然自己的耳朵承受了没有加buff就产生的巨大暴击伤害。


咕哒子哀嚎一声,捂着脸蹲在地上。如是自责一般的声音从手掌下挤出。


“别说是心脏了,不管是哪种材料算下来都不够用,迦勒底的系统就不能再简单点吗?”


“该得到的总会得到,这种事急不来。”


多次感受到强敌的压迫,对于身上所肩负的责任她越发觉得沉重。自己只是个人类,而且是个连魔术都不会的普通人类。能够召唤从者也是托迦勒底系统的福。虽有在战场上指挥,说到底只是在旁观,偶尔发挥下自己跑得快的作用。


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不知下一场风波何时到来。面对越来越强大的敌人,己方也必须强大起来,少女所能做的只有彻彻底底利用起所拥有的系统。


“怎么可能不着急啊……”


咕哒子嘟囔着,已经是快要哭出来的声音。


梅林决定稍微拉一把少女,并非出于同情,只是单纯不想看到这个故事结束。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才装成从者才来到这个地方,为的就是亲眼见证少女如何奋起反抗与挣扎,若不让自己尽兴怎么行。


“偶尔来玩游戏放松一下好了。”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


咕哒子放下手,却发现对方已蹲下身与自己平视,而且是那种关心的眼神。明知对方本性,然而还是当做真情实感收在心底,她只是有些害羞地侧过头。


“这种时候我还能玩乐,真的可以吗?”


“说实话,我是希望你能给我放个假啦。我印象中似乎从来到这里开始,就一直陪着你东跑西跑的。”


“是吗?是哦……”


听到他这么说,咕哒子更不好意思与他直视,双重压力让她只想赶紧晕过去为妙。装睡还来得及吗?


“对你带过来的那个东西,嗯,是叫游戏机对吧。我对那玩意相当有兴趣。”


“诶?你不是号称千年宅还当网络偶像吗?不知道那玩意吗?”


“待在那种地方很难看到实物嘛,”梅林起身耸耸肩,“玩吗?”


“行,玩吧玩吧。”


答应了梅林的要求,咕哒子在内心狂欢,同时终于摸到落了层薄灰的宝贝玩意。已经顾不上有点脏的衣服,一屁股坐在床上,把备用手柄丢给对方。


“要玩就一起玩吧,就格斗游戏好了。”


说完她拆了根棒棒糖塞进嘴里,拿起自己惯用的那只,注视着屏幕。


梅林不由地认真起来。


 


按键啪啪作响,咕哒子全身心投入战斗。脸上是绝不亚于在真实战场上的认真模样。而嘴里的硬糖早就被牙齿碾成粉末,连塑料棒的一端都嚼烂了。


“啊——凭什么啊——”在一小时中的十二连败之后少女再一次哀嚎起来,梅林的耳朵也再一次受到暴击,“你明明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诶!因为是千年宅所以不管什么游戏都玩得好吗?这是什么鬼设定啦!宅力EX吗?”


一边咆哮着,一边抓着手柄狠狠地在床上砸了好几下。这已经完全是乱撒气的状态了。不过他也没有想过要指正,这种发脾气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K.O.的字样,咕哒子最后还是放弃。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疲惫让她向后倒去,而后背对梅林侧过身蜷缩起来。


“我,真的有这么弱吗?”


“嗯?”


咕哒子觉得自己真是个蠢货。一见钟情大概是世界上最蠢的事之一,能排进前五。在梅林来到迦勒底后,她有去别的从者那里悄悄打听关于他的事迹。被好几位当事人科普过后,也算摸到了点信息,尤其是性格方面的。然而这完全无法打消她的念头。想被喜欢的人安慰是理所应当的想法,只不过她不可能从盼望的对象那里得到。


如果能被安慰一下就好了,只要一下下就好了。


只是这么想,不知不觉便化为语言脱口而出。


“你就不能安慰下我吗?”


说完她就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羞耻。


“嗯,原来如此。那么,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御主。”


因为御主要求,所以从者照做,简单单纯的道理。


并非谎言,绝非真心,那是夹在二者之间的话语,只因被这么要求。


知道真相,所以才欺骗自己那是真实;正因知道真相,所以无法抹去心底的违和感。


少女只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死命抓着手柄。


今天真是倒霉,倒霉透了,倒霉到要哭出来。


倘若一边哭着一边请求的话,说不定,说不定……


“啊——好不爽啊,被你这么一说更加不爽啦!”


咕哒子猛地坐起来,嘴里还叼着那根塑料棒。


梅林偷偷地挪开了些位置。


“不是你这么要求的吗?”


“我不管,总之再来一盘啦,再来一盘。我今天一定要打败你!”


那是几近沙哑的声音,那是对自己幼稚想法不满的全数发泄。


梅林自然明白这是为何,这是因谁而起,抱着享受的态度他开口道:


“我可不是那么好打败的哦,御主。”


 


当梅林离开的时候,玛修正好来到咕哒子房间门前。


“御主的话,已经睡下了。”


“是、是吗?”一瞬的惊讶转为安心的笑容,“前辈终于肯休息了。不过之前有听到奇怪的声音,没关系吗?”


“那个是在一边乱吼一边打游戏啦。”


“该怎么说呢,是相当有梅林先生风格的哄前辈睡觉的方式。”


“这句话我就当是夸奖收下了,暂且不要去打搅她了。”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咕哒子正抱着抱枕安稳地睡着。


玛修点点头,从门前离开。


“你听说过亚瑟王的故事吗?”


“听说过。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你觉得御主会有同样的下场吗?”


“那、那个,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阿尔托莉雅她守护着大不列颠,而御主守护着整个世界,对吧。”


魔术师轻松回答着。


“你是说前辈会被背叛吗?像前辈那样温柔的人……”


“也不一定是背叛这种事,不过也有可能吧。”


“怎么会,大家都是一起战斗的伙伴!”


“这可不好说呀,从者背叛也并非没有先例。我们英灵自从被召唤的一刻起,与御主就是命运共同体。如今她的手下有那么多从者,这些从者多多少少都会抱有些负面感情。不管是从者反馈给御主的也好,还是御主影响到从者的也好,最终只会变为泥潭一样。”


“梅林先生,把前辈与阿尔托莉雅小姐放在一起比较是不对的。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阿尔托莉雅小姐,但前辈是人类,货真价实的人类。”


看到玛修一脸认真的样子,他感到安心。


“果然御主还是要交给你才好。抱歉,只是看到她那股不服输的劲,下意识比较一下。不光是从者的问题,还有在其他方面你也要继续关注她。”


“我会加油的。不过,我觉得还是梅林先生多去帮助下比较好吧。”


“我吗?不可以,这可是原则问题。”


他停下脚步,身侧的人不解地看着自己。不管对方是否听懂了,只是自顾自说着。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犯过的错误我不会再犯。如果御主不小心摔倒了,我会去拉她起来。但是在身后推一把,或者是牵着她的手一直前进,这种事我做不到。也许谁都可以来充当这个角色,但只有我不可以。”


“但是前辈她……”


“不可以说出来哦,嗯,说出来的话就没有意思啦。明知道不可能从我这得到答案,还要提问的话,太强人所难了。”


如同是告诫自己,又像是要在不同的人身上弥补过错一样。介于有情与无情之间的自己,为了不犯下同样的过错,其最好方式就是不要过多插手。不去承认便好,以自己的风格看到最后的happy  end,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如果要我有什么行动的话,我就许个愿吧。希望你能在最后的稻草落下之前,把她拖出来。”


“虽然这么说就是把任务推到我这来了,不过我会努力保护好前辈的。”


这样就好了,无需捅破那层关系,交由眼前的少女。这种真挚的友谊绝对是人类这种生物产生的,最美好的结果之一。


自己只是愿意观赏美好结局的生物,应该坐在特等席而不是跑到舞台上捣乱。


他能看到很远、很远,提前被剧透了结局。即使知晓眼前少女的命运,也不打算改变什么。


这是他所能做的,所能表现的,最大的亲切与爱意了。


 


玛修再次来到咕哒子房间时,对方正站在床头,手中拿着风铃草,一脸幸福的样子。能在这种冰天雪地里搞来花的,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


“早上好,前辈。”


“嗯?是玛修呀,早。”


“前辈昨晚睡得好吗?”


“感觉一下子睡饱了。而且还做了梦,只是内容忘记了。”


“前辈,能够休息的时候就一定要好好休息。”


“嗯嗯,知道了。”


像是已经完全忘记昨日的烦恼,迎来了新的美好的一天。



四五战英灵全收集(*/ω\*)

国服咸鱼一只,不知道该练什么?_?

Fgo+阴阳师 醒 04下

关于藤丸立香被安倍晴明召唤的故事

  轻微OOC注意

咕哒子正式上线WWWW

04.下

  清姬的手中是一枚戒指。一枚看起来很普通的戒指。

  “……谢谢。”立香极力的把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伸手去取那枚戒指。

  清姬看着立香颤抖的手指,问“您没事吧。这个戒指怎么了?”

  用手指抓着戒指,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立香很是不平静的回答“这,我的故人的东西,能看见它,我……”声音里似乎还带着哽咽。

  “是这样啊。”看着状态不好的立香,清姬也不知道该怎样做,只好欠欠身道了一句“失礼了。”便离去了。

  而立香则一个人拿着戒指站在原地。

  我原本以为,我不会再见到与你有关的一切了。

  我原本以为,我能很平静的面对与你有关的一切了。

  明明已经不会再在深夜梦到你了,为什么我会如此激动呢?

  立香就这么站着不知道站了多久。

  “立香?立香?”

  “唉?”恍惚回神的立香连忙抬头。

  “晴明大人?”

  “清姬说你好像很不对劲,来找我。”晴明手里依旧拿着那把扇子,眼里有着关切。

  立香看了看晴明,又瞟了一眼前面转角处的博雅的影子,把戒指带到了右手的无名指上。

  “晴明大人。”

  “嗯?”

  “我想在今晚觉醒。”

  “嗯?为什么?”

  “因为已经拖太久了。”的确拖太久了。

  “那好吧。”

  晴明不太明白为什么立香这么着急,因为材料是今天刚刚集齐的,“拖太久了”是怎么一回事呢。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而博雅则不知道闪到了那里。

  由于材料一般放在召唤室,所以一般觉醒也在召唤室。

  到了觉醒室,立香无视了一干妖等的视线,开始觉醒。

  光芒渐渐增强,就像当初立香被召唤一样。

  或许这对于旁观者来说只是短短的一瞬,但对于立香来说却很是漫长。

  似是回到了最初的场所,迦勒底。

  但这个迦勒底里空无一人,没有那个开小卖铺的达芬奇,没有那个学妹一般的马修,没有偷懒的罗曼,也没有和自己出生入死的从者。

  存在的只有名为藤丸立香的存在。

  少年的面前空无一物。

  少女的面前空无一物。

  若向那虚无伸出手的话,会获得什么?

  若向那直指消逝的道路前进的话,会获得什么?

  立香站在走廊里,这里是和马修初见的地方。

  “真怀念啊。”如此的喃喃自语。

  就这样怀念了一会,立香便跟随自己的直觉,前往守护英灵召唤系统·FATE。

  自己就是在这里与诸多伙伴相遇的啊。

  立香压住自己上翘的嘴角,将右手伸向前方,掌心向上。

  古朴的戒指静静的呆在右手的无名指上。

  立香慢慢的颂着早已熟烂于心的话语。

  “这样紧闭着眼睛是为了躲避既定的命运(fate)吗?”一双软若无骨的手覆上了立香的手,少女的声音本同少年那般清亮,而语调中的挑逗却让人觉得似有羽毛在心上扫弄。

  “对啊。”少年的回答毫不含糊,他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女。

  “那个时候你犹豫了吧?关于要不要叫醒我,而且犹豫了好长时间,打材料的时候完全在划水!”少女的语气里有着抱怨,也有着撒娇。

  “对不起啊。”少年不好意思的冲着比自己低了一头的少女笑着。

  “哼,一天到晚就知道笑,你是面瘫吗?不过怎样都好了。”

  “是啊,毕竟现在藤丸立香已经完整了。也就是觉醒了。”少年的变得表情有些落寞。

  “所以更被人期待的我(女性)将会降世,但是没关系的。”少女握住了少年的手。

  “因为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一个人啊。”少女向前一步,抬起脚后跟。

  “是啊,我们是一个人啊。”少年配合的微微低下头。

  少年的右手与少女的左手十指相扣,少年的额头与少女的额头抵在一起。

  额前隐藏的开位散发出柔和的光辉。

  我们都是藤丸立香。

  我们降临于此的目的只有一个。

  旁观的人待到光芒散去,看向原本立香的位置,然后都露出了呆愣的表情。

  小巧的身材比例完美,红色的短发俏皮可爱,有着大大的有着琥珀色眼眸眼睛,皮肤很白,长相清秀,嘴角挂着的笑和黑发的少年很是相似。

  和黑发少年穿着风格很是相似,上衣更是同一款式,而下身是黑色短裙和袜子,脚上是白色的长靴。

  “晴明大人,觉醒完成了哦~大成功,嗯,大成功!”少女的两只胳膊微微晃动。

  “……”

  “……”

  “……”

  在一阵迷之沉默后,寮里炸开了锅。

  感知力弱的对着立香叫嚣,要她把“立香”换回来。

  感知力强的则较为淡定,认为是类似于幻化的力量。

  感知力强的且常识和人类较为接近的感到了懵逼,什么时候人类可以改变自己的性别了?!!

  而晴明则几次确定对方的气息,和自己力量的走向。

  在多次成功之后,才假装淡定的开口“成功了就好。”连确定对方能力的改变都没有就恍惚的带着同样恍惚的博雅回去休息。

  “以这种姿态和大家见面还是第一次啊~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立香伸起右手元气满满的打着招呼。

右手无名指上的古朴戒指在烛光与鬼火的照耀下,微微的反着光。

远处的酒吞莫名的打了个喷嚏。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嘛,管他呢?”说着又开始喝起酒来。

 

  感觉自己好文艺【dog】

无氪单抽党,新年抽卡,早上歪出了一张枪龙娘,一张黑圣杯,下午小次郎极大成功,立马抽卡来了大王。玄学大法好。

完全不知道练什么好……


Fgo+阴阳师 醒 04上

Fgo+阴阳师 醒 04

关于藤丸立香被安倍晴明召唤的故事

  轻微OOC注意

hhhhh本章就是晴明大大的地狱hhhh想起曾经刷材料地狱的日子了么hhhhhhh

您的好友,咕哒子正在登陆WWW

所以为什么70级的迦尔纳红卡平A的伤害比我50+级的狗还低【dog】虽然给狗带了五星士郎

本章微欢脱注意

04.上

  之后的日子平静无波,立香也很好的适应了阴阳寮的生活。

  “不不不,已经不只是很好了吧。”八百比丘尼如此吐槽。“那家伙现在可是寮里人气第二的大佬啊。”

  作为吐槽的对象,立香表示羁绊五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而作为亚洲人的晴明过完年后便开始开始了刷材料的地狱。

  “你是恶魔吗?”又一次刷到几近脱力的晴明坐在一块岩石上如此问。

  “我是人类哦,晴明大人。”已经多次回答了整个问题,但是立香还是很开心的回答。

  好像看见了过去肝材料肝活动到快要升天了的自己呢。大佬立香如此想着。

  “喂,你到底需要多的素材啊。”被晴明拉上一起刷材料的博雅问到。

  “不多的,所有材料全部50个。”回忆起自家材料本的掉落,立香觉得前途一片光芒。

  “你想让晴明出家吗?!”听到这个数量,博雅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但是博雅大人并不讨厌吧。”和晴明一起战斗。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做,打发时间的事情有什么好讨厌的。”

  “正是如此。”

  “我说你们能不能考虑下我的感受。”微微恢复了的晴明插了进来。

  “但寮里只有我一个没有觉醒的吧,而且我也很期待我的觉醒啊。”立香玩弄着手中的宝石剑。

  “但你一个人都顶他们六个的了。”

  “或许我觉醒后也能顶他们六个啊。好啦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我们继续吧。”微微的拿出了旧日master的气势,立香很自然的越权了。

  说着话,便走去叫其他的式神。

  “唉……”晴明只是觉得自己的头好疼。

  “走吧。”博雅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便站了起来,右手拿着弓,左手向着晴明伸出。

  “嗯,走吧。”清明伸手握住了那只手。

  听见两人的话,立香原本微微翘起的嘴角回归平静。

  晴明对于立香的评价是很高的,因为立香的性价比实在是高。

  按照对方的说法,立香可以靠那把“宝石剑”自我供应能量,所以对于晴明来说,消耗几近为0。而对方的攻击则多是靠所谓的“符文”攻击力不高,最后也是晴明最喜欢的技能便是一个随机的buff,给己方上一个随机的buff有加攻击的,有回复的,有一回合无敌的,有增加鬼火的,有时还能给对方一个眩晕,不可谓不神奇,让晴明多次体验了残血翻盘的快感。

  今天依旧的残血翻盘,晴明狠狠的爆了一把人品,凑够了觉醒的材料。

  “这样就够了吧。”晴明有气无力的说。

  “嗯,够了。”看着连欢呼的力气都没有的晴明,想到自己就要觉醒的立香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迷茫。

  真的要让那个自己醒来吗?

  立香知道,自己其实很享受着现状。和他一样,又和他不一样。

  看着上前嘘寒问暖的博雅和有点虚弱的晴明,一股莫名的悲凉漫上心头。

  回到寮里,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家一致决定明天早上再围观立香的觉醒,所以理所当然的立香的觉醒推迟到了第二天早上。立香很爽快的答应了。

  应该休息的人都去休息了,应该修炼的妖都去修炼了,应该回家的人随性的决定在寮里留宿,去找应该休息的人去了。

  经历了一天的战斗,立香也准备去休息。

  “立香,等一下。”叫住立香的是清姬。

  “嗯,清姬有什么事么。”立香停住脚步,熟练的忽视了对方脸上不太正常的红晕。

  “那个,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小妖,他托我给您带个东西。”说着清姬在立香面前摊开了手掌。

  清姬的手不大,形状端正,肤色洁白,可对于立香来说什么也比不上上面的那个小小的物件。

  那是一枚黄铜色的,朴实无华的戒指。

其实还能写,但是我就是想断在这里XD

以及立香其实是全召唤外加全满级的欧洲人+圣僧啦XD

晴明虽然是亚洲人但也是全满级哦【我就问你怕不怕】

感觉自己是一个埋伏笔做铺垫爱好者....

下篇咕哒子登场XD

 

 

 

Fgo+阴阳师 醒 03

关于藤丸立香被安倍晴明召唤的故事

  轻微OOC注意

  趁着过年多写点,初六就又要去画室了sad

03

  果不其然,距离湖边的亭子还有老远的距离,就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那么,是哪位故人呢?

  那边的晴明和博雅正因为这位大麻烦头痛不已。

  一头咋呼的头发颜色鲜艳,有些破烂的衣服,和博雅一样的袒胸露乳,身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正是酒吞童子。

  看着顺着酒味跟来的酒吞,晴明就下意识的有些头疼。而博雅更是毫不客气。

  “你来干什么?”博雅说着便要摸弓。

  “喝酒。”酒吞理直气壮的回答。

  晴明感叹自己今天带的为什么不是鬼毒酒[注1]一口毒死这个酒鬼。伸手示意博雅不要冲动。

  “难道你不会自己去买么?”博雅去呛了一句。

  “你到会说,这过年的,酒庄都关门了,我上哪里去要酒。”况且城内有诸多阴阳师坐镇,谁想进城啊。

  “那就去找你家茨木啊,那家伙只要你一句话,去死都不会犹豫的吧。”博雅成功的咽下了最后的“死给佬”,把一场大战遏制在萌芽之中。

  “要你管啊,别废话了,今天我就一定要喝上酒。”想起今天早上起就不太对劲的茨木,酒吞就觉得脑子乱糟糟的,心底一股烦躁。

  “哈,还真是热闹啊。”清亮的少年声插了进来。语气里的平和多多少少冲淡了空气中的火药味,不可思议的让同样烦躁的两人稍稍平静了些。

  “回来了。”晴明对于自己家的式神一向放心,哪怕双方只是今早刚见面,哪怕对对方所知甚少,但他就有着这样奇怪的信心。

  “嗯。”感受到了对方的信任,立香笑了一下,可这笑里有着只有他才清楚的了然。

  打量着穿着格格不入的立香,酒吞开口便问“这个家伙是谁?”

  “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酒吞童子,我叫藤丸立香,叫我立香就好了。”脸上挂着的笑容真诚,在风的吹拂下微微晃动的短发,清澈的眼眸,立香打量着面前的酒吞,心中满是矛盾的新奇和怀念。

  新奇的是现状,怀念的是过往。

  “哼。”狂傲的酒吞用鼻音表示知道了。这个少年给自己一个很熟悉的感觉,那是一种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信任,也是一种见到多年未遇的老友的由衷的开心。但是他并不记得自己曾见过这个少年。或许是自己过去有一位和他相似的朋友吧。

  妖的一生漫漫无边,却也可在下一秒殒命,这个人类只是自己生命中无关紧要的一粒石子而已。这样想着,酒吞便不再看立香了。

  看着狂傲的酒吞,和无奈的立香,晴明觉得,果然R卡没人权。

  然而立香表示,给我一个N卡,我也能让他打出秒掉BOSS的伤害。

  由于只带了一个式神,晴明不想和酒吞多做纠缠,便开口,“我这里剩的酒不多了,都给你好了。”

  “哼,算你识相。”酒吞伸手便拿了酒坛子,抬步便要离开。

  “切。”博雅万分不爽。

  看着自今早就不太顺的博雅,立香在心底悄悄地道了个歉。

  “酒吞大人好像有什么心事啊。”听闻少年的话,酒吞的身子微妙的僵了一下。

  这,怎么回事,难道这个新式神的爱好是给主人找麻烦么。博雅一想到接下来可能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便觉得有些头疼。

   “茨木最近有点不对劲。”酒吞的声音有些低沉。

  真是的,死给佬,等等!!

  意识到不可一世的酒吞竟然回答了素未谋面的人的问题,博雅就觉得今天的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

  “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话……”

  不等晴明说完,酒吞便粗声粗气的回答“没有哪个必要,再说,那个家伙的事情与我何干?”

  待到酒吞离开,立香便说“真是个别扭的家伙啊。”

  “这种评价我倒是头一次听见啊。”晴明拿起食盒。

  “吃吗?”

  “感谢,肚子已经咕咕响了啊。”双手相击,立香向晴明表示感激。然后便去拿食盒里的饭团。

  立香一边感叹着饭团的美味,一边想着刚才酒吞的话。

  茨木吗?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考虑去拜访一下。

  由于在迦勒底养成了吃饭很快的习惯,立香很快就结束了这顿饭。

  利落的收拾了东西,便往回赶,毕竟酒都被酒吞拿走了。

  因为喝了些酒,晴明的脸色微微发红,和立香并肩的走着。

  “立香,你和酒吞很熟悉么?”

  立香问着对方淡淡的酒气,回答道“怎么会呢,不然我怎么会自我介绍呢,要说的话,大概是只有我对他很熟悉吧。”

  “也是……不过,为什么他那个时候回答了你的问题呢?”

  “问到点子上了啊,嘛,这个解释很难啊,简单来说的话,可以归结我的能力的一种吧。”

  “那你的能力都有什么呢?”

  “那就等待晴明大人你的发掘了啊。”

  语罢两人相视而笑。

  而博雅只是一个人走在前面,显得有些寂寞。

  因为“他”也是寂寞的啊。

注;全名神便鬼毒酒,此酒对于人来说,怎么喝都无事;但对于鬼怪们来说,却相当于剧毒,饮后会立刻机昏死过去。

其实想了想还是忍住了立香崩掉↓

“问到点子上了啊,嘛,这个解释很难啊,简单来说的话,就是利用第二发的变种,将平行世界的酒吞的情绪影响到这个世界的酒吞,这不仅仅需要对对方有着极大的理解,也要和对方有所接触才可以,最次也是间接接触,我在那坛酒的酒坛上懂了些小手脚,不过没想到这么成功啊。”

  晴明;“???”

吐槽下蘑菇分分钟扯一吨设定的毛病XD

酒吞没有写出感觉来sad

 


Fgo+阴阳师 醒

关于藤丸立香被安倍晴明召唤的故事

  轻微OOC注意

  不会涉及过多的式神,主要点的就是酒吞和茨木。

  觉醒这么简单的事情,猜错了才奇怪吧【dog】

02.

  尽管被立香这个大插曲打了个岔,但博雅没忘记自己本来的目的。

  “对了,晴明,趁着还早,咱们去湖边赏雪吧,我带酒了。”说着摇了摇挂在腰上的酒葫芦。

  “呵,这大冬天的,也就你有闲情赏雪了,怎么,你家不忙过年的那些事情吗?”因为诸多事项颇少人手的晴明如此打趣。

  “那种事情我一向敬谢不敏,你这种什么事都推给式神的阴阳师有什么好说我的,别废话,去还是不去。”

  “定是去的,但是你这些酒恐怕只够你一个人喝的吧,我再派人拿些酒。”晴明叹了口气,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纸人,“去。”

  一旁站定的立香看着两人的互动,漏出了了然的笑容。“原来如此……”

  “怎么了,立香?”听见了立香的低喃,晴明问道。

  “如果不介意的话带上我如何,我有一种很奇妙的预感,会有很奇妙的相遇,这样的感觉。”而且是遇到故人的感觉。

  “而且,我也很好奇外面过年时的样子。”这句话并没有隐瞒什么。

  “嗯,我知道了。”晴明点了点头。

  三人就这样出了门。走在最前面的博雅火气极重,哪怕在这寒冬之中也不曾改变过穿着。随后就是清明,身上披着雪女在出门前递来的厚重披风。最后就是抱着酒坛和少许酒器及食盒的立香,对方还是穿着来时的衣服,本应该显着有些格格不入而另外瞩目,却不知为什么能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他。

  路上的行人匆匆忙忙的低头走过,地上尚未化开的雪上有着稀疏的几行脚印,微微的几缕炊烟自民户的烟囱中飘出。

  经过了城北的樱花林,雪还挂在树梢上,一旦有风吹过,便落下一些来,便是一副晴天下雪的景色。似是致敬一般,途径的路上,开出了几朵淡粉的樱花。

  立香跟在晴明的身后,这一路上,只有在城里时,晴明和博雅有过几句调笑,到了这片桃花林,便只字不说了。

  不能清晰的听清脚踩上雪地的声音,厚厚雪地上只留下浅浅的三行脚印。

  因该感谢自己的魔术天赋不是很差么,默默跟在两人身后的立香如此想到。前面的两人走的如此轻松,自己虽然不是很吃力,但是每一步都要认真地走。

  尽管很快便到了湖边,但也快进正午了。走到湖边的小亭子里,稍作休整。

  湖面冻得不是很结实,一阵水的翻滚声之后,一条肥美的大鱼便被抛到了岸上,博雅习以为常的拿了过来,开始利落的处理。

  他们二人好像经常来这里一样。看着动作熟练的博雅,立香产生了些好奇心。

  拿符文石温过了酒,立香便开口了,“晴明,我可以四处转转么?”

  “啊,请便。”已经入席的晴明随口回到。

  “但别走的太远,饭团会给你留几个的。”

  “嗯,麻烦了。”

  手里拿着盘生鱼片的博雅也入了坐,没有去看立香。

  被放了行,立香便开始四处走动了起来。

  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地上的脚印,尽管地上的脚印没有几行。

  除去了自己的脚印,便只剩晴明和博雅的脚印了,仔细的排查。

  果然,他们两个人都在下意识的回避一个地方。立香不引起注意的往那个地方走去。

  那是一颗颇大的樱花树,从这个方向什么也看不见,立香便绕到了树的另一边去。不过,这里还真是偏僻啊。

  这里的雪似乎是被清理过了,一个不规则的平整石头立在地上,神乐二字在风雨的打磨下变得很是圆润,这是一处供人回顾过往的地方。

  “是这么回事啊。”寒风吹过,立香却浑然不知,蹲下身来,伸出手抚摸着石碑上的字。

  “真是懦弱啊。”立香这样感叹着。这时一个妖怪幻化在了立香的身后。

  对方什么也没说,立香便开了口。“你说对不对,那两个胆小鬼。”

  “也许吧,但他绝对不是坏孩子。”声音很轻,手持一枝樱花的花妖上前,把手上的花枝放在石碑前。

  “你能帮他们。”再次开口,却是满满的坚定。

  “这也是我为什么来到这里啊。”立香没有起身,眼神却变得万分温柔。

  “但是这对你来说,值得么?”

  “这种无聊的问题,不要问为好哦。我也该回去了。”

  立香起身,拍了拍手。

  在立香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花妖又一次开了口。

  “他就拜托你了。”

  立香漫不经心的回了“嗯。”,双手插在兜里继续往亭子的方向走。“还真是被爱戴着啊,你。”对着空气,喃喃自语。

  但我的预感并不是哪个墓碑,也不是那个花妖,重头戏,要开始了。

  我的,故人。

更新脑洞XD

好像和海豹撞车了【瑟瑟发抖】

其实本人是细节控,特意的搞了几个没有什么卵用的细节【趴】

以及最开始的脑洞起源于觉醒,在昨天晚上打完腹稿之后变成了可有可无的梗了【sad】

我写东西慢热到自己着急.....

过渡+铺垫章节,下一章还没想好是酒吞还是茨木登场,嘛对我来说都一样。

全篇貌似没有什么热闹的地方 因为我经常在过年的时候感到寂寞

主题是被困于过去之人还有矛盾

  

 


fgo+阴阳师 醒 关于藤丸立香被安倍晴明召唤的故事

Fate grand order +阴阳师

  绚丽到讽刺的梦境中,希望你能将不愿逃避的我唤醒。

  晴明在站在召唤阵前,手中是今天清晨博雅送来的一张蓝色的神秘符咒。

  博雅调笑的说这张符是路边随手捡来的,看看能不能召唤出晴明梦寐以求的SSR。

对于路边捡符这种荒唐的事情,晴明自己也觉得不太靠谱,但最近自己寮里缺点打杂的,也就接过了符,无视了博雅那种看穷逼的眼神。

  一身蓝色狩衣的清明进了专门用来召唤的屋子。地上的阵法在没有激活是姿势冒着微弱的蓝光,阳光和冷气自未关紧的窗户中挤了进来,落在了地上。

  下意识的整了整衣冠,无论是怎样的式神,晴明都会平等的对待他们,毕竟第一印象是极其重要的啊。

  倒是博雅一直对晴明的一系列动作踹之以鼻,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等候,如果可以的话,他今天想和晴明一起去城外的湖边赏雪。他抱着双臂,看着晴明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在符咒上比划。

  随着动作的停止,符咒在召唤阵上裂开,一切本应在正常不过了。

  但,符咒裂开之后,阵法的光芒越来越强,从耀眼变得刺眼,令人忍不住用手去挡住这光线。

  是怎样的一个大来头的家伙?博雅和晴明不约而同的想到。

  “藤丸立香,请多多指教。”少年清亮的声音自召唤阵中传来,光芒散去,一个貌似十六七的少年直直的站在召唤阵的中央,上身是白色的紧身长衣,上面有着两条黑色的带子,下身是纯黑色的长裤,穿着一双灰色的看不出材质的鞋子,不,不如说他一身的衣服都看不出材质。黑色的短发不算顺服的支在头上,五官端正,最引人的蓝色眼眸清澈明亮透着坚定与正直。

  “啊,请多多指教。”以外的是个礼貌的家伙,多少有些惊讶的晴明下意识的回答。

  “我叫安倍晴明,是召唤你的人,叫我晴明就可以了,这位叫源博雅。”一边说着,晴明边不动神色的看了几眼他,晴明由惊讶变为了惊诧。因为自称藤丸立香的少年除了那身从未见过的衣着之外,似乎完完全全就是人类。没有张角,没有鱼尾,小麦色的肌肤上甚至没有画上彩绘,气息平和,一点也不想妖怪。

  “那两位也叫我立香好了。”少年温和的回答,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

  “哈,果然路边拣来的东西都有玄学么?晴明,这就是你想要的SSR么?”博雅知道物极必反的道理,便觉得这少年由于外表过于平凡,定有特殊之处。

  “……不清楚。”自失忆以来,晴明对于妖怪的辨识便不太在行了,藤丸立香这个应该是名字,而不是种族的代称,而自己也完全不能从对方的外表判断出对方的种族。自己到底召唤的是个什么啊,这种让阴阳师丢脸的问题,晴明尽管觉得很丢脸,可还是说了出来。

  “SSR么?嘛,我的实力充其量也就是R而已吧。”藤丸立香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用右手的食指挠了挠脸颊。

  “不必这么谦虚,尽管冒犯,但能请你介绍一下你自己吗?”晴明张开手中的扇子,如此问道。

  “介绍吗,目前来说的话,名字是藤丸立香,男性,种族是人类。我并没有谦虚,我真的很普通和这世界男性人类没什么区别。”

  “但人类一般情况下是无法比拟妖怪的,哪怕是最低等妖怪也是如此。”对等级稍微有些偏执症的晴明如此问道。

  “而且你的“目前”是什么意思?”博雅插嘴。

  “啊,那个啊,指的就是觉醒。”藤丸立香先回答了博雅的问题,然后又继续说“能力能进R也是托这个的符哦,毕竟被召唤而来,太弱了不太好吧,所以我稍微做了下弊啊。”

  “意思是你觉醒之后会很强吗?”博雅问。

  “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反正是不会让晴明大人失望的。”说着,少年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呜……这种事情还能作弊吗?”晴明的表情多少纠结了一下,但是没有深究。

  “总而言之,请多多指教了,晴明,我很期待你所能带来的未来。”说着这话的时候,立香的脸上带着严肃。

  “啊,嗯,请多多指教。”


==================

总之很短小,猜猜立香觉醒后是什么样子,应该很好猜的。

脑洞太过虚无缥缈,实体化炒鸡痛苦,各种说明最重要的还是觉醒的梗,以及立香君真的是R啦。

脑洞这种东西,有生之年再更。


 

  

 


雨后幽灵(一)

                     雨后的幽灵


  背景不可考证


  日常向注意


  论二爷如何成为高级助攻


  论士郎如何莫名其妙的被看上了


  旺财是不输给小叮当的存在


  间桐慎二是在小学时认识的卫宫士郎,他在那个渴望关注的年龄段注意到了从未关注自己的卫宫士郎。无论自己发表如何伟大(自认为)的言论,无论自己穿上多么昂贵的衣物,对方都没有关注过自己。如果对方是向远坂那样的人慎二还能理解,可对方那样的平凡竟然也对自己毫不关注让慎二十分不解。在关注之余也渐渐被其帮助他人的样子所吸引。


  两人成为朋友是在卫宫切嗣去世后,从认识以来就从未缺席过得卫宫士郎消失在学校里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周围人或多或少的议论都被本就在意士郎的慎二听进耳朵里。上学之后的士郎一如以往的沉默,缺席那几天的课业由慎二自告奋勇的为其补上,在这期间两人渐渐相熟,成为了朋友。


  出于孩子爱玩的天性,慎二把士郎带到自己发现的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屋中。


  “这里我谁都没有带来过的秘密基地哦!很酷的吧。”那是一个不算大的木屋,能看出收拾过得痕迹但依旧是脏乱的不得了。之后两个人一起合力(尽管二爷一直拖后腿)把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士郎虽然不太理解这样做缘由,但是听见慎二话语中透出的喜悦还是开心的笑了出来。


  那时中学流行这一种对空屋子问好而进行降灵的说法,只要每天都对着同一间空屋子问好就会有幽灵出现。慎二图一时好玩就天天带着士郎对着“二人的秘密基地”问好,还把“幽灵”称之为友谊的象征。对此士郎却意外的认真,连雨天都从未错过。


  直到二人的关系不在亲密如初,士郎也不是只有慎二一个朋友的时候,这个幼稚的约定还被他实施着。


  每一个清晨都会有他的一声“早上好。”偶尔他还会在木屋里停留,吃个便当什么的。不过这个清晨和以往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仅仅是因为大河忘记带伞,耽误了一点时间而引起的。


  “早.....”


  推开门的时候一个全裸的金发青年正背对自己大刺刺的站在地中间,旁边还放着一滩湿漉漉的衣服,压在白色衬衫上黑底豹纹内裤极为引人注意。说起来今天早上的确下了场雨。这是士郎的第一个反应,而他的第二个反应就是退回已经迈入的左脚,顺便把门关上。等了几秒后再伸手把门打开。


  这次对方的动作有所改变,尽管还是赤裸的状态,但是头已经微微侧了一下,从士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见对方额角的青筋和充满愤怒的眼神。


  “蠢货!!!!!”


  士郎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得一哆嗦,但看着对方正在滴水的头发还是鼓起了勇气“那个...你没问题吧。”想起自己每次晨练时擦汗的毛巾放在包里,士郎走进屋子,十分自然的拿出了背包里的毛巾,伸手递了过去。


  “不介意的话,请用。”说着还用手示意了一下。


  吉尔伽美什对士郎不问自己这副落汤鸡模样的缘由感到十分满意,因为担心迟到的士郎而实体化跑出去什么的太蠢了。


  “哼。”


  金发青年伸手接过毛巾,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脸。


  士郎对对方没有嫌弃自己的毛巾感到一丝开心,尽管对方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蠢货但是士郎还是觉得对方是一个不坏的人。


  士郎再次打量了一下木屋和这个金发青年,发现对方似乎什么都没带,思量一下打算如果对方没有去处就把对方带到自己家里。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家就在不远处。”觉得自己的邀请有点唐突,士郎越说越弱气。


  “那算邀请吗。”金发青年的声音很平静。


  “啊?...哦!是的,是邀请。”反应慢了半拍的士郎在反应过来后急忙回答。


  “呵。”对方笑了一下,缓缓转过身来,看清对方全貌的士郎被对方充满侵略的气息激灵了一下。似乎是白种人,可是骨架却不是很大,每一块肌肉都恰到好处,哪怕是在全裸的状态下,对方依旧是那样的坦荡、从容.红色的眼睛...眼睛....


  在士郎打量对方的时候,青年也在打量着这个被自己视奸过无数次的人。


  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土黄色的校服,而是一套有一些旧的常服,裤脚上还有着许些水渍。赤铜色的头发明明那样特殊,却是丢在人群里毫不扎眼,琥珀色的眼睛里还带着这个年纪理应有的青涩和这个年龄不应有的坚韧。


  四目相对,在金发青年充满戏弄的眼神下,少年为自己失礼的打量感到害羞,很快移开了视线,真的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士郎在心底用自己贫瘠的语言赞美着。而金发青年却愈加愉悦的看着对方移开视线的眼睛。


  “吉尔伽美什。”


  “哎?什么?”还没回过神来的士郎被对方的声音惊醒。


  “吉尔伽美什,我的名字。”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走神,青年的嘴角向上翘起。


  终于意识对方是在介绍自己的士郎行了一个有些夸张的鞠躬礼。“我..我叫卫宫士郎,请多多指教。”


  


  ----------------------------------


  对幽灵做出邀请是及其不明智的选择哦,少年(o゚v゚)ノ


  因为时间原因,请把这个当做存稿处理( ̄▽ ̄)


  目测有肉(~ ̄▽ ̄)~


  更新随缘╰( ̄▽ ̄)╭


 很短时间撸出来的,糙的自己不敢认~( ̄▽ ̄~)(~ ̄▽ ̄)~

 我作业还差5篇,然而下午就要交了....